【遥远的理想乡h】(02)作者: gongyu19891121_哥哥干 哥哥射 哥哥色 哥哥撸 哥哥操 色哥哥 色七七亚洲av 男人天堂

【遥远的理想乡h】(02)作者: gongyu19891121
栏目分类:武侠古典   发布日期:2017-06-24   浏览次数:加载中

字数:10443


第二章

爵士的女儿病了。

艾玛一脸焦虑的领着医生来到艾克托小姐的卧室时,脸色苍白的阿尔托莉雅 正闭着眼软软的躺在床上。

「雷亚,麻烦你了。」艾玛对医生说道,看起来他们之间并不陌生。

雷亚放下皮包,取出一双洁白的薄手套,将它们戴在手上道:「让我先看看。」
他走到床边,观察了一下阿尔托莉雅的状态,翻开她沉重的眼皮,看见无神 的碧瞳下微微充血的眼白,又示意她张嘴,提着油灯仔细检查口腔内部。
「是感冒,没有发热。」雷亚站起身来,给出确定的答复。

「严重吗?」艾玛担忧的问道。

「不算太严重……我给你一些药,每天按时喂她吃。记住,如果病情加重, 及时来找我。」雷亚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找药,「这些药够吃三天,如果三天后 还没有好转,我可能需要为她注射。」

「谢谢你,雷亚,诊金我会让人送去。」艾玛松了一口气,然后躬身道谢。
雷亚收好皮包,转身说道:「您太客气了,我得走了,还有其他的病人。」
「我送送你。」艾玛吩咐了女仆给小姐喂药,然后跟着脚步急促的雷亚走了 出去。

…………

女仆轻轻将房门关上,吃过药的阿尔托莉雅躺在床上出神。

她感觉到脑袋有些昏沉和发痛,但心里却隐隐庆幸——这场病让她省去了掩 饰行动不便的麻烦。

缓缓将一只手搭上小腹,阿尔托莉雅心里有些怅然若失。她的第一次就这样 莫名其妙的被取走,没有少女憧憬的恋爱、鲜花、婚礼和甜言蜜语。

该死的混蛋!阿尔托莉雅在心里狠狠的怒骂。

房门又一次被敲响,门外传来凯的声音:「艾尔,我能进来吗?」

「请进。」阿尔托莉雅有气无力的回应。

凯推开了门,看见脸色苍白的妹妹,有些心疼。他从没见过如此虚弱的艾尔, 她从小到大几乎没生过病,平常总是带着专注和恬静,偶尔会露出活泼的一面。
「艾尔,你还好吗?」凯走到床前蹲下,温柔的出声询问。

生病的少女看着一脸担忧的堂兄,努力挤出一个微笑:「不是很好。」
「雷亚怎么说?」凯继续询问。

「他说是感冒,不算太严重。」阿尔托莉雅答道。

「……」凯突然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他很希望与自己这位美丽的妹妹多些 交流。但在她面前,他似乎从来都找不到合适的话题,心中会反复琢磨想要说的 贵族圈中的那些趣事是否显得庸俗,提出的询问是否显得愚蠢,那些提醒和嘱咐 是否惹人厌烦,直到最后陷入纠结。

就如同现在,他又开始担心艾尔是否需要休息,不愿说太多话。

看着那碧色的眼睛投来询问的目光,凯觉得有些尴尬,心中叹息着,艾尔似 乎并没有平常贵族小姐那样对自己的兄长产生依赖,她的性格太独立了。
给了她一个温柔的微笑,凯站了起来,轻声道:「照顾好自己,我就不打扰 你休息了。」

「谢谢你,堂兄。」阿尔托莉雅露出优雅的微笑道谢。

凯有些苦涩的转身离开,这种优雅的笑容让他感到了距离感。

…………

房间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应该没有人会再来打扰了吧,阿尔托莉雅想到,然后拖着昏沉的脑袋陷入胡 思乱想。

该怎么办呢?阿尔托莉雅问着自己。

逃避是不可能的,这不符合她的性格,更何况怎么能就这样便宜了那个混蛋? 想到莱斯特,阿尔托莉雅就皱起了眉头。

我要亲手杀了他!少女下定决心,但随即又陷入苦恼。

爵士一定不会同意她学习剑技的要求,这点她很早以前就已经做过了尝试。
而面对这样的要求,爵士大人只是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拉起她的手说道: 「亲爱的,它会让你的双手变得不再美丽。」

对此阿尔托莉雅无法反驳。

难道再去找那个混蛋?阿尔托莉雅有些不情愿,她不想再被他侵犯。

那种事根本不像人们说的那样会感到快乐……也许是因为自己没有爱上他?
艾克托小姐继续想着,但她怎么可能爱上他,他粗鲁,酗酒,而且还有一幅 丑恶的嘴脸。

不知道为什么,阿尔托莉雅脑中突然浮现那张夕阳下带着懒散笑容的面孔— —好吧,至少长得还算不错。

阿尔托莉雅突然掐了一下自己,苍白的脸上有些泛红,然后无力的抬起手, 做出举剑的姿势,心里狠狠告诫自己:「剑士,他是你的敌人!」

但还有什么办法呢?少女再度陷入苦思,她发现自己找不到选择的余地。
……

「让他先得意一阵子好了。」阿尔托莉雅轻声告诉自己,做出了妥协的决定。 然后亲手杀死他!

********************

阿尔托莉雅的病情好转的很快,她的身体素质本来就很好,只是吃了两天的 药,便下床告诉艾玛自己没有大碍了。

恢复活力的少女受到了爵士大人的传唤。

当她来到父亲书房的时候,艾克托爵士刚送走一批客人。

「亲爱的,你来了,坐吧。」艾克托爵士说着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他穿着正 装,一丝不苟,动作优雅自然。

阿尔托莉雅在书桌对面坐了下来。

「感觉好些了吗?」艾克托爵士问道。

「很好。」阿尔托莉雅回答。

艾克托爵士点了点头,凝视着自己的养女,又道:「艾尔,说说那位内维尔 先生吧?」

阿尔托莉雅心里一紧,强作镇定道:「我对他了解的并不多。」

「听说是他从黑庭……就是那天企图伤害你的人手中将你救出的,他的身手 很厉害?」爵士大人好奇的问道。

阿尔托莉雅收紧的心脏放松下来,平静道:「是的,他很厉害,他很轻松了 杀掉了那两人。」

艾克托爵士吸了口气,表情有些惊讶,「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说着又解释道:「我想请他保护你,艾尔,你的处境很危险,也不可能这样 一直不出门。」

他只是个无耻的恶徒!阿尔托莉雅心中咬牙切齿,口中却平静道:「这可能 很难,他看起来懒散自由惯了,而且我也不能找到他。」

「那真是可惜。」爵士大人感叹道,「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说着他站起身子,走到阿尔托莉雅身后,双手扶着她的肩,轻声道:「照顾 好自己,艾尔,我很害怕失去你。」

阿尔托莉雅点了点头,心里有微微的暖意流过。

…………

黑夜中,站在仓库门口的少女显得有些局促。

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但贵族小姐发现她的勇气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强大。
仓库门突然被拉开了,莱斯特笑吟吟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少女,「你在外面站 了很久,阿尔托莉雅。」

他很绅士的遵守了约定,没有再称呼她「艾尔」。

阿尔托莉雅没有回应她,只是低着头走了进去,步伐略带僵硬。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莱斯特关上了门道:「那就太可惜了。」

阿尔托莉雅转身嘲讽道:「可惜不能再强奸我?你连招妓的钱都没有吧。」
「所以我每天都盼望着你的到来。」莱斯特对她的嘲讽不以为意,说出令人 发狂的无耻话语。

阿尔托莉雅对他怒目而视。

莱斯特将木剑递给她,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只是问道:「准备好了吗?」
阿尔托莉雅接过木剑,看着它出了会儿神,然后抬起头来,眼神变得认真。
「你似乎能预知我的进攻,你是如何做到的?」少女问出对上次战斗的疑问。
莱斯特看着她带着执着的碧眼,毫不吝啬的作出解答:「这很简单,你的发 力太慢了,从你发力的动作就能看出你进攻的路线,只要仔细观察就能做到。你 需要缩短你发力的时间,这可以使你的进攻更难被人折磨,而且能增加爆发的力 度。」

阿尔托莉雅仔细的琢磨着他的话,思考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能理解, 然后一脸严肃的摆开架势。

莱斯特看着那张严肃认真的小脸,笑了笑,随意的握起木剑道:「和上次一 样,向我进攻。」

阿尔托莉雅点了点头,朝着令人感到可恶的男人冲了过去。

…………

可怜的贵族小姐又被绑了起来。

只不过这一次,莱斯特没有堵上她的嘴,也没有急着进入她。

他将阿尔托莉雅摆弄成坐在木箱上的姿势,然后拉去她的下装,欣赏起那晕 着淡淡光晕的金色耻毛以及下面紧闭的粉嫩阴部。

「要做就快点。」阿尔托莉雅说出冷硬的言语,她感觉这样被观赏很很羞耻。
莱斯特靠近她,开始解她的衣服,口中笑着说道:「你现在是战败的俘虏。
阿尔托莉雅,你需要记住,俘虏是没有资格提出要求的,不仅仅在我这里。 」说着他解开了少女上身最后的束缚。

「你的皮肤很光滑。」摩挲着她微细致而带肌肉的腹部,莱斯特露出赞叹的 表情。

「混蛋!」阿尔托莉雅狠狠的骂道,就像莱斯特说的,俘虏没有资格提出要 求,但他也不能阻止她的言语,除非如上次一般堵住她的嘴。

莱斯特不以为意,手掌又滑向她不算丰满,但大小合适的胸部,「乳房也很 饱满,你的身体真是令人着迷。」

「……」阿尔托莉雅放弃了言语的进攻,她发现这对莱斯特造不成任何威胁。
莱斯特将她拉起,绕到身后搂住她,亲吻着她白净修长的脖颈,伸手把玩那 对弹性十足的乳房。他似乎对此很感兴趣,乐此不疲的来回将它们揉捏成各种形 状,然后感受少女的乳头在他掌心慢慢变硬。

连自渎都没有过的少女感觉到陌生的痒,这种酥痒让她感觉到了害怕,于是 嘴硬的说出嘲讽的话语:「可怜的莱斯特,你只能依靠这些花样让自己勃起了吗?」

莱斯特停下了动作,空出一只手解开自己的裤子,然后那根坚硬火热的肉棒 猛地弹出,「啪」的一声打在她挺翘的屁股上。他得意的给出回应:「我的身体 很好,只是想慢慢的品尝我的战利品而已。」

落了下风的阿尔托莉雅再次闭口不言。而莱斯特则将他火热的肉棒压在少女 光洁的后腰摩擦起来,双手更加肆无忌惮的享受她美丽的身体。

一手掌握着她乳房,另一只手向下摸索,莱斯特抚摸过她柔顺的阴毛,那种 柔软毛发在手间流动的感觉很舒服。

直到摸上她下体娇嫩的蜜肉,他能感觉到怀中少女的突然颤抖,以及手指传 来的湿濡。

「看来你并不像表现的那么冷漠。」莱斯特笑道。

阿尔托莉雅皱了皱眉,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很不争气,反唇相讥道:「这只是 身体的本能反应,事实上你只让我感到恶心。」

莱斯特似乎终于品玩够了少女美丽的身体,将她抱上了木箱。这一次是用平 躺的姿势进入她的身体。

阿尔托莉雅紧紧咬着嘴唇,不发出一点声音,听说女人欢爱时发出的声音会 让男人感到愉悦,她当然不会放过哪怕一点让他感到不快的机会。

而即使是有一些分泌液的润滑,她依然感觉到了胀痛,只是没有上次来的那 么尖锐,她怀疑那根可恶的东西一不下心就会将她的下体撕裂,但她不能露出软 弱的神态,便只能苦苦死撑。

莱斯特挺动着结实的臀部畅快的抽插着,少女性器分泌出的液体和紧紧纠缠 着他的嫩肉带给他了完美的快感。

「我喜欢你现在的表情,这样倔强的表情让我感觉兴奋。」莱斯特发出低沉 的喘息。

阿尔托莉雅愤怒的盯着他,他又一次轻松的击破的她的「抵抗」。

「噢,再加点愤怒就更棒了。」莱斯特又道。

「……」气苦的少女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偏过头避开他的目光。

莱斯特就这样唱独角戏般的埋头苦干,阿尔托莉雅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下体的胀痛变成了麻木感,他似乎比上次持久了许多。

「哦,阿尔托莉雅。」莱斯特突然发出低吼。

在他的低吼红,少女修长圆润的双腿突然死死的缠上了他的腰,但很快又放 松下来。

阿尔托莉雅有那么一瞬间生出了让他射在体内的恶毒想法,但随即又努力的 告诉自己不能就这样轻易放弃。

莱斯特拔出了肉棒,将精液洒在了阿尔托莉雅的小腹上。

而这一次,他先拿出手帕帮她擦拭,然后才解开她。

「你看,我是不是变得绅士了不少。」莱斯特一边穿着裤子,一边说出无法 让人发笑的调侃。

阿尔托莉雅没有理会他,只是甩了甩发麻的双手,自顾自的穿戴好衣服,然 后拖着疲惫的身体默默离开。

********************

日子又恢复了规律性的平淡,爵士大人依旧忙碌的与各个家族接触着,好像 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再发生。

凯有些失望的环顾四周。往常在他学习剑技的时候,艾尔总是会先来观摩一 会儿,他会因为妹妹在一旁而练习的格外卖命。

可是已经过去了好几天,练习场边依旧没有出现那个他期待的身影。

艾尔似乎对剑技失去了兴趣,凯有些烦躁的想到,然后朝着草制的假人猛攻。 他感觉到自己与妹妹最后的共同爱好也在悄悄消失。

阿尔托莉雅走在花园中听到响声,遥远的驻足凝望持剑进攻的少年。看了好 一会儿,便微微摇了摇头,继续朝马场走去。

凯的剑技在她看来变得笨拙,她有信心能轻松击败他。长时间与莱斯特的实 战让她对这种讲究气势和气力的粗糙剑法产生不了任何兴趣。

抛去其他的不说,莱斯特在教授上很认真,总会给她很多很有用的小技巧。
这让她在短时间内进步神速,发力变得隐晦、短暂而充满爆发,也学会了在 战斗中冷静的做出正确的判断。

她现在已经能做到逼迫他移动脚步,而不仅仅是站在那儿随意的格挡自己的 攻击。

当然,若不是实战之后他会更加认真的侵犯玩弄她的身体,事情会变得平常 而完美。

…………

曼弗萨尔坐在教会的会客厅,而他的对面则坐着伊文斯·斯图亚特——这位 斯图亚特家的家主是他最亲密的伙伴。

「伊文斯,我的伙伴。」曼弗萨尔抚摸着手上的红宝石戒指道:「这对我们 是个良好的机会。」

伊文斯沉吟着问道:「王室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他面容显得有些老迈,眉 头自然的皱着,似乎总有思考不完的事情。

「尤瑟王已经撑不了多久了,你提供的那些药物很有效。」曼弗萨尔给出自 信的回答,伸手抚摸着身下摆动着的褐色长发。

伊格莱茵吐出他的肉棒,朝她媚笑,然后又埋头继续动作起来。

伊文斯有些不满了看了他一眼,他不喜欢这位主教淫邪的癖好。

「魔法师始终是个隐患,我在卡美洛的力量不足以抗衡他们。」伊文斯说出 自己的担忧。

曼弗萨尔摇了摇头,不以为意道:「他们不会太过干预政治……而且我们也 不需要太激烈的行为,只要不触及他们的底线,梅林也没法说什么。」

伊文斯点了点头,说道:「那么我需要做什么?」

「提供一个合适的继承人。」曼弗萨尔给出回答道:「我会让他顺利的登上 王位。」

「那么,为我们的合作干杯。」伊文斯举起桌上的水晶杯道。

「干杯。」曼弗萨尔也举起了酒杯。

伊文斯将杯中红酒一口饮尽,然后起身离开。

曼弗萨尔目送着他的离去,然后专心享受起来,口中叹道:「尤瑟的王朝结 束了。」说着看向那正伸着长长舌头舔舐他的美丽面容,「美丽的王后,来教会 吧,这样你可以尽情的服侍神。」

「说不定我会为国王殉情呢?」伊格莱茵瞟了他一眼道。

曼弗萨尔有些不屑的道:「为那个你亲手杀死的男人?」

伊格莱茵笑了笑,起身撑着他的肩跨坐上去,让她粗长的肉棒进入自己,开 始摆动腰肢,然后呻吟道:「……这并不是没有可能。」

****************

时间过得很快。

阿尔托莉雅披着黑色的斗篷走在寂静的街道上,卡美洛进入了霉雨季节,每 到入夜时,天空就会飘下淅淅沥沥的小雨。

落雨让道路变得泥泞难行,她走的很慢,小心的踩着脚步,尽量不让泥水粘 上裤脚。

在过去的三个多月中,每个夜晚阿尔托莉雅都会从这里走过,从未中断过, 即便遇上如此糟糕的天气也是如此。

少女眼中透着执着和专注,她现在已经可以和莱斯特打的有来有回了……虽 然最后还是会不敌落败,但这至少给了她信心。

那个男人真是越来越可恶了,阿尔托莉雅狠狠的想着。

昨夜竟然把她放在了上面,然后托着她的臀部仰躺着侵犯了她……这让她有 种自己在主动求欢的错觉,而这种错觉让她恼怒。

她承认自己的身体已经接受了他,她不会再感到任何不适,甚至有时会感到 快感,偶尔还会不自主的发出几声微弱的呻吟,但这绝不代表她心里对他不再抗 拒。

不知怎么的,行走中的阿尔托莉雅突然想起了和莱斯特第一次见面时的那句 调侃——「听起来像偷情」。

少女的脸颊有些发红。她使劲的摇了摇头,暗骂自己怎么突然就开始胡思乱 想。

艾尔做出的决定是不会放弃的,剑士小姐这样告诉自己。

很快就能杀掉他了。

…………

来到熟悉的仓库前,阿尔托莉雅很自然的拉开木门走了进去。

莱斯特一如既往的坐着喝酒,他似乎对那种劣质的啤酒情有独钟,而阿尔托 莉雅也渐渐习惯了空气中的酒味。

「你来了。」听到响动的莱斯特热情的打着招呼。

阿尔托莉雅依旧没有给他好脸色,走到角落拿起木剑,然后问道:「我什么 时候才能杀了你?」

莱斯特摸了摸鼻子,显然被这个问题问的楞了一下。他突然开怀大笑:「哈 哈哈哈,还早得很呢,阿尔托莉雅。」

「为什么?」阿尔托莉雅认真的看着他问道:「我感觉,我的剑技快赶上你 了。」

嘴角向下撇了撇,露出不屑的表情:「你的进步确实很惊人,用剑的技巧和 实战经验也已经非常成熟。」莱斯特拿起木剑随意的挥了几下道:「但那紧紧是 剑技。」

「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阿尔托莉雅皱眉说道。

莱斯特没有再给出解答,继续挥动起木剑。

阿尔托莉雅仔细的观察着,然后很快就发现了异样。

他手中的木剑挥动得越来越快,慢慢的超出了她所认知的极限。

她陷入了沉思,随即不解的问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哦?说说你发现了什么?」莱斯特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你的挥剑快到不可思议,而且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少女给出她认为的答 案。

莱斯特点了点头,表示肯定,「是风。」

「风?」阿尔托莉雅感觉好像摸索到了什么。

「是的,风!它对你的剑形成了阻碍,却成为了我的助力。」莱斯特解释道。
阿尔托莉雅点了点头,显然她也发现了这一点,「我该怎么做才能做像到你 那样?」

「我不知道这在你身上是否适用。」莱斯特放下木剑坐了下来,喝了一口酒 又道:「事实上,这是一个小小的魔法,你需要做的就是与它们建立沟通,而与 它们沟通的方法叫做冥想。」

「冥想?」阿尔托莉雅又听到了一个不算陌生但从来没接触过的词汇。
「是的,静下心来,专心的感受它们。当你足够专心时,它们会慢慢的靠近 你,记住,它们很微弱,一旦你心生杂念,就无法感受到它们。」莱斯特给出他 的经验。

阿尔托莉雅听后有些跃跃欲试道:「我试试。」然后便走到一旁坐下来闭上 了眼睛。

「专注」对于艾克托小姐来说从来就不算什么难事,她静静的坐着,仔细的 感受周围的环境,很快就感觉到那些拂过身体的微弱气流。

「似乎还不够?」阿尔托莉雅暗自想到,然后更加的专注,仿佛连身体的微 弱颤动都慢慢停止了下来。

莱斯特有些吃惊,他知道她进入了「冥想」的状态,但这对普通的初学者是 极其困难的。不过脑中突然浮现她那认真的神情便又感到释然,这种事怎么可能 难倒她。

阿尔托莉雅的心灵变得异常宁静,她感觉到那些气流慢慢的分开,化成一点 一点的细小颗粒,然后那些颗粒也慢慢变得清晰,它们就像传说中的精灵,欢快 的朝她靠拢。

睁开了眼睛,少女显得有些兴奋,「我能感受到它们的存在。」

在她睁眼之时,莱斯特就收起了惊讶的神色,见她满脸得意,懒懒的打击道: 「这只是基础,你需要尝试用心灵和他们沟通,当你与它们建立了交流,就会发 现它们会很热情的为你提供情报,而随着交流的深入,你甚至可以小范围的驱使 它们。」

「就像你挥剑时那样?」阿尔托莉雅有些期待的看着他。

「是的。」莱斯特给出她期盼的答案。

「好!」阿尔托莉雅迫不及待的又闭上了眼睛。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少女都沉浸在「冥想」中,她发现这并不容易做到,它 们就像懵懂的孩子,会好奇的靠近她,但她做出交流的尝试时又会怯生生的退走。
莱斯特也静静的坐着,他没有再喝酒,怕这会打扰到她。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阿尔托莉雅感觉脑中有些晕眩才终于放弃了尝试,慢慢 睁开眼睛,神色有些沮丧。

莱斯特看着脸色苍白而失落的的少女,有些不忍的给出安慰:「这本来就很 难做到,而且很耗费精神。」说着他起身走到阿尔托莉雅身前伸出了手。
阿尔托莉雅收起了沮丧,有些警惕的看着他,却还是拉住了他的手。

出乎意料的,莱斯特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只是将她拉了起来。

阿尔托莉雅感觉小腿有些麻软且不受控制,扶着他的手适应了一会儿才勉强 站稳。

她突然抬起头,带着微微的嘲讽问道:「怎么今天突然良心发现了?」
莱斯特答非所问的说道:「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阿尔托莉雅凝视了他一会儿,突然说了一句不知是玩笑还是认真的话:「现 在后悔已经晚了,不要以为突然示好我就会放过你。」说着披上斗篷转身离去。
莱斯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着她的背影笑了笑。

…………

当夜幕再次降临,一道小小的黑影从爵士府窜了出来。

阿尔托莉雅又一次的踏上那条熟悉的小道。

她的心情莫名其妙的变得有些愉悦,连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

昨夜的课程在她看来是这几个月来最完美的一次,没有再受到侵犯,而且接 触到了以前从没接触过但又令她着迷的魔法。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少女默默的向上天诉说着愿望。

怀着期盼,阿尔托莉雅再次来到了仓库。

站在仓库门前,她突然感到有些异常,眼前的仓库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
愉快的心情悄悄消退,一种淡淡的异样感涌了上来,少女有些摸不透异样感 来自于什么。

阿尔托莉雅皱了皱眉,然后将门拉开。

她终于知道了答案。

仓库内没有了往常的灯光,漆黑一片。

「莱斯特?」不死心的少女试探的叫了一声,乞求黑暗中能给出恶作剧般的 回应。

……

如她所料,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阿尔托莉雅呆呆的看着门内的黑暗,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脑中有些混乱,好 像什么也不想思考,又好像涌来了很多情绪。

做了一个深呼吸,她开始尝试冷静下来做出分析。

他出了什么事?这不是没有可能,阿尔托莉雅心中有些淡淡的担忧。

但他那么厉害,应该能应付的,而且城中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

他在躲避?这应该不可能,昨天那句话纯属玩笑,他不像是会害怕自己的样 子。

还是他感觉到了腻味,然后离开了?

阿尔托莉雅突然想到,他昨天什么也没对自己做,连平常那些斗嘴调侃也没 有。

有一种很复杂的情感冲到心头,似乎有些愤怒,有些失落,有些惊慌,有些 不甘。她无法分清这些情感的来源,只是觉得心里被撑的很难受。

「啊!混蛋!」黑暗中的少女突然发出发泄般的尖叫。

不远处的木屋亮起了灯光,阿尔托莉雅意识到自己做了件傻事,于是强迫自 己迈开脚步朝黑暗的方向跑去。

…………

悄悄摸回自己房间的阿尔托莉雅扑倒在床上,她感觉到疲惫,比以往多出好 几倍的疲惫,连衣服都不像脱去,就这样静静的趴着。

更要命的是,这种疲惫让她无法像平常那样躺下就能马上入睡,它就像一只 恶魔,缠绕在她身边,持续的折磨她。

阿尔托莉雅翻了个身,盯着天花板发呆。

她想努力的理清思绪,因为现在心中充满的各种情绪让她自己也无法理解。
随后她又放弃了,她觉得脑中如揉成一团的线团,根本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她感觉到了烦躁。

心中突然升起恨意,可怜的少女此时才发现,以前对莱斯特的那种厌恶并不 叫恨。

她开始恨这个男人,恨他带来的一切。

她觉得与其这样,还不如当时就不要出现,然后让她随波逐流或者就这样死 去,又或者被自己的父亲救出,这样至少自己经过短暂的惊吓之后会回复平时的 快乐平静。

阿尔托莉雅就这样浑浑噩噩的熬到了天亮,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有没有睡着, 只是听到门外女仆们忙碌的脚步,她意识到自己必须起来换掉身上的装束。
无力的将手伸向空中,少女口中发出异常平静的声音:「我一定会好好练习, 然后再次见面的时候……杀掉你。」

*****************

西元509年。

卡美洛陷入了骚动之中。

从王宫里传来了消息,尤瑟王去世了。

平民们并没有感到意外和慌乱,谣言已经持续了很久了,他们早已做好了迎 接死讯的准备。更何况在这样的年代,无论统治者换成什么人,似乎对于平民们 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而骚动的真正来源则是贵族们。对于国王的死讯,贵族们表现出了不同的状 态,有惊恐,有冷漠,也有悲伤掩盖下的兴奋。

贵族们纷纷开始了暗中的动作,大家族们对这场即将到来的争权早已做好了 准备,而那些没有争权资格的家族则纷纷开始走动联络,希望自己能在动荡中站 对位置。

…………

表面的工作是必要的,尤瑟王的葬礼如期举行。

卡美洛的主教堂人头攒动,各大贵族的家主纷纷到来,他们一脸哀伤,为他 们敬爱的国王送上最后祝福。

伊格莱茵站在水晶棺边,脸色苍白,双眼红肿,看上去悲痛欲绝。

而大主教曼弗萨尔则一脸慈祥严肃的念着慰藉天灵的祷文。

只有梅林一脸冷漠的站在那里,脸上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他们做出各种精彩的表演。

…………

王宫议事厅。

巨大的圆形木桌被摆在议事厅正中,贵族们围坐在那张议事圆桌旁,只是唯 一不用的是,主坐上的人变成了主教曼弗萨尔。

这是尤瑟王定下的规矩,只要是在这张圆桌上,他的骑士们就能畅所欲言。
「各位……」曼弗萨尔缓缓开口,「虽然现在说有些不合时宜,但是卡美洛 需要新的领袖,各位有什么想法?」

众人陷入了沉默,似乎正在思考,只是思考显得有些漫长。

「卡美洛崇尚骑士的勇敢与信义。」长久的沉默中伊文斯突然开口,「我建 议选出王国有名望的骑士进行比武,也许我们需要更加年轻勇猛的领袖。」
「我赞成斯图亚特爵士的说法。」艾克托爵士首先表明态度,其后得到了其 他贵族的支持。

「为何不试试那把剑?还记得上面刻印的文字吗?」角落的梅林突然开口。
他说的是去年圣诞夜出现的那把插在方石中的剑,上面刻着「拔剑者为王」 的字样。

众人再度陷入沉默。

「我赞成梅林,那可能是神给出的指引。」曼弗萨尔开口道,心中有些不屑, 他觉得如果伊文斯的人选都无法拔出那把剑,那就没人能拔出它,结果是一样的。
「我同意。」伊文斯开口,随即其他家族也开始表示赞同。

「那就这么决定了。」曼弗萨尔说道。

…………

会议结束了,梅林笼罩着黑袍走出议事厅。

走过长廊时,他看见了趴在阳台上的伊格莱茵。

伊格莱茵也发现了梅林,她转头对他露出礼节性的微笑。

梅林没有停留脚步,只是在走过她身边的时候低声叹道:「我不知道你做的 决定是对是错,但我希望将来你能在对的时间做出正确的决定。」

伊格莱茵身体微微颤动,转头看向长廊,已是空无一人。自嘲的笑了笑,她 转过头,开始继续欣赏起卡美洛美丽的灯火。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下一篇:

相关热词: